南海珊瑚拯救行动:“剿灭”长棘海星 修复海洋生态

2019-09-06 00: 34: 57

资料来源:新京报

作者:$ {新记者的名字}

主编:陈海峰

2019年9月6日00: 34来源:新京报参与互动

南海珊瑚救援行动

“摧毁”沙棘海星修复海洋生态

清理人员用夹子和网捕捉海床上的沙棘海星。

在八月的夏天,天空是蓝色的,阳光直射到清澈的海水中。水温超过30°C。

李源潮从水中出现,爬上船,在阳光的照射下眯起眼睛,打开潜水服,擦去脸上混有的汗水和海水。短暂休息后,他再次抬起气瓶,拿起网袋和长夹,然后潜入水中。

李源潮是海南省海洋与渔业研究院的副研究员。他的团队的任务之一是海洋环境监测和生态保护与恢复。他此次前往南海西沙群岛,其目的之一就是捕捉海刺。

沙棘海星,也被称为海洋海星,被称为“珊瑚杀手”,喜欢吃珊瑚虫,这会导致大量活珊瑚死亡。

珊瑚礁是地球上最多样化的生态系统之一。它被称为海底热带雨林,覆盖海床不到千分之二,但为近30%的海洋物种提供了生存环境。

据公开资料显示,中国南海拥有世界珊瑚礁资源的2.57%,居世界第八位。 2018年,沙棘海星在南海三沙海域爆发,严重威胁到岛礁的健康和生态平衡。

捕鱼过程简单而费力。李源潮和他的同事在水下潜水约15米,找到了沙棘海星。他们中的一些人正在舔珊瑚寻找食物,而另一些则藏在珊瑚礁的裂缝中。渔民小心翼翼地把它们捡起来,放在网口袋里,寻找下一个目标。

一瓶压缩空气可以支持水下呼吸40-60分钟。李源潮重复“夹紧和装袋”的动作,直到空气即将耗尽,或“捕获”的海星不会移动直到它们漂浮。在水面上,将战利品倒在船上。

八个人在一个10公顷的土地上花了十几个小时捕捞了3000多只海洋海星,但李源潮表示捕捞量并不大。今年上半年,三沙市开展了大规模清理沙棘海星的行动,捕捞量超过6万头。

在“捕猎”沙棘海星的同时,研究人员仍在培育新的珊瑚礁。在与海星和时间的比赛中,他们对南海珊瑚礁的未来充满信心。

珊瑚爆发“杀手”

“丑陋”,这是海南大学海洋资源利用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李秀宝对沙棘海星的第一反应。

大海的长脊柱就像一个轮子。它从中心伸出8-21个触手。它是一种不同长度的刺。相对柔软的腹部靠近海面上的礁石或珊瑚。它看起来像一个扁圆刺猬。幼海星的直径一般为20-30cm,最大可达70cm。

“长颈海星对珊瑚礁有致命的致命影响,”李秀宝告诉“新京报”记者,沙棘海星通常爬到珊瑚上,以珊瑚虫的表面为食。觅食的珊瑚经常死于息肉的损失,甚至直接死亡,只留下一块“白骨”漂白的珊瑚。

在健康的珊瑚礁生态系统中,沙棘海星与其他海底生物之间保持着动态平衡。沙棘海星肩负着清理“病态”珊瑚并保持珊瑚礁健康生长的责任。

李秀宝说,在正常的珊瑚礁生态系统中,沙棘海星的分布密度约为每公顷2-3个。在珊瑚覆盖率约为30%的地区,珊瑚的生长几乎不能抵消每公顷15只海胆的食物摄入量。

沙棘海星也有天敌。浮游幼虫阶段有许多海刺的天敌,例如一些以浮游生物为食的鱼。随后,沙棘海星的幼虫将粘附在海底,一些大型无脊椎动物仍然可以被刮掉。少数食肉鱼,包括石斑鱼和纹状体,可以捕食长颈海星的个体增加。成年后,长颈海星,天敌只有少数海洋生物,如大法蜗牛。

大蜗牛吃长颈海星,长颈海星吃珊瑚。在这个食物链中,一旦物种数量出现大幅波动,平衡就会完全被打破。

去年5月,中国太平洋研究所珊瑚礁分公司在生态调查中发现了盘石屿地区的沙棘海星喷发。俱乐部研究员刘胜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和四名潜水员一起下到了盘石峪的西南 - 南侧,发现了大量的沙棘海星。

今年,他在去科学考察途中再次通过了潘石玉。台风刚刚过去,风浪仍然很大,长而棘手的海星集中在珊瑚礁中,风和波浪较少。在潘石峪,沙棘海星集中在避难所的东北侧。

李秀宝说,在最严重的珊瑚礁上,沙棘海星的分布密度达到每公顷700。 “我看到一个高约30厘米的珊瑚,上面有5-6个沙棘海星。触手堆叠在一起,珊瑚本身不可见。“

一旦生态平衡被打破,除珊瑚礁本身外,还会有更多生物受到影响。不断增长的珊瑚礁为许多海洋生物提供食物和住所,如热带鱼和软体动物,秃头的珊瑚礁自然会丢失。

有人说沙棘海星就像海蝗,它传播得很快。李秀宝说,他们的移动速度比其他海星要快,长颈海星每天可以喂食250厘米左右的活珊瑚。

人类活动加速了海星的爆发

自观测记录以来,南海中沙棘海星的爆发已经是第二次。

2006年左右,研究人员在西沙群岛西侧的甘泉岛附近海域监测了沙棘海星的出现情况。随后,东侧的宣德群岛也被发现爆发。

根据《2009年海南海洋环境质量状况公报》,西沙珊瑚礁生态系统退化,造礁珊瑚的数量和类型明显减少,属于亚健康状态。建造珊瑚礁的珊瑚覆盖率从2006年的50%以上降至今年的不到10%。

之后,沙棘海星对珊瑚礁的破坏仍在继续。 2014年,西沙海地区的平均珊瑚礁覆盖率仅为4.1%。直到2018年,这个数字才慢慢回升到平均8.58%。

国外也有过类似的情况。早在20世纪60年代,在澳大利亚大堡礁的一个珊瑚岛上爆发出一头长长的棘手海星。从那时起,爆发了四次,疫情持续扩大,最近一次爆发于2010年。

当地的珊瑚礁也遭到严重破坏。根据澳大利亚海洋研究所2012年发布的一项研究,大堡礁中超过一半的珊瑚层在过去27年中已经消失,沙棘海星的爆发与42的消失有关。大堡礁珊瑚层的百分比。

人们普遍认为,气候变化会带来海水酸化,导致珊瑚生长速度减慢,无法抵消沙棘海星的觅食速度。

此外,人类活动引起的海水富营养化和天敌数量的减少也被认为是一个促进因素。

生活污水的流入逐渐使富营养化的珊瑚礁富营养化,浮游生物的生长大大增加,极大地改善了幼虫和幼虫的“食物”,提高了幼虫的成活率。

在中国,由于蜗牛壳大而美丽,大法蜗牛已大量捕获。然后它们作为装饰品出售,并且斑块是可食用的并且可以作为宠物饲养。

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珊瑚生物学与珊瑚礁生态学系主任黄辉表示,全球气候变化是全球珊瑚礁退化的主要原因。具体到中国周边海域,人类活动是退化的主要原因。

三亚科技协会会长李海峰曾表示,大规模养殖陆地污染物,非法渔业活动,沙棘海星等敌方物种,以及超能力旅游活动是珊瑚的主要威胁礁石生态系统

根据澳大利亚海洋研究所的统计数据,长颈海星平均每17年喷发一次,随着人类活动的干预,这种爆炸周期正在缩短。

“抓住了”成千上万的海星

十多年前,在西沙群岛首次发现沙棘海星爆发后,研究人员和当地政府都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

“直到2009年左右,我突然发现珊瑚几乎被吃掉了。”刘胜说。

因此,三沙市政府在去年收到中国太平洋研究所珊瑚礁分会的简报后,迅速联合多个机构组成清理小组,组织专家进行研究,并开始小规模清理工作。

今年上半年,三沙市在盘石峪海开展了大规模集中清理活动,发生了长刺海星的严重爆发。这也是中国首次对长刺海星进行大规模清理。

据估计,海域内约有6万到10万个长刺海星。如果不加以控制,长刺的海星可以在一到两年的时间里吃掉海域的所有珊瑚礁。

除海洋科学家外,还有当地渔民参与清理工作。承担清理盘石屿水域任务的三名渔民来自海南省琼海市坦门镇。他们几代人在南海捕鱼,他们有丰富的海洋经验和优良的水质。

特种作战小组的三名成员乘坐普通渔船,在海上连续工作20天,没有定位,探测设备甚至手机信号,潜水钓鱼。除了在陆地和盘石屿上花费的时间外,三名渔民在七天内清理了超过45,000只多刺的海星。

清洁工具是夹子和口袋。虽然这种方法并不复杂,但要清理它们并不容易。长刺的海星日夜出现,喜欢躲在白天的岩石裂缝中,“睡得很晚”,这使得清洁工作更加困难。

此外,由于安全和潜水设备的限制,清洁工的深度一般在海平面以下20米以内,但也可能有大量长刺海星藏在深水之下。 “在显然抓住之后,他们经常爬出其他地方,”刘胜告诉“新京报”。

与此同时,这是一项危险的工作。长刺海星被称为“恶魔海星”。每根刺都含有神经毒素。一旦它被刺伤,皮肤就会变红并肿胀,疼痛难以忍受。

“在捕鱼过程中,我们必须做好个人防护。”李源潮说,参与清理的人需要具备出色的潜水技能,并在钓鱼过程中戴上手套和厚厚的潜水服。

由于过多的沙棘海星被清除,这些被捕获的“珊瑚杀手”将被装入冷库,运回海口,作为干燥废物干燥和降落。

刘生解释说,这种处理方法是防止海荆棘的身体污染附近岛屿的土壤和淡水。

关于“新京报”记者提出的是否可以将沙棘海星作为食品出售的问题,他说有些清洁人员试图吃一点海星。 “它吃起来很难吃,吃完后疼得很厉害。”记者了解到,市场上出售的食用海星一般是五角星形状的多脊车。

研究人员试图“使沙棘海星的捕获”受到伤害,例如试图从沙棘海星中提取有效成分;尝试将其晾干并粉碎,与其他材料混合,制成再生塑料;或它用于喂养人工种植的大型蜗牛。然而,到目前为止,这些尝试还没有成功,填埋仍然是处理长颈海星的最佳方式。

成本和监控挑战

完全用手工捕鱼清理的方法很昂贵。

李秀宝计算了“新京报”记者的账号。租用渔船的费用约为20,000-30,000元/天。雇佣潜水工人的费用约为1500元/天。如果你去偏远的水域进行清洁,只能往返旅行所花费的时间是4-6天。

另外,由于天气等不确定因素,水下作业无法按时完成,冷链运输等后续处理需要额外费用。 “目前的清理工作几乎没有成本,”参与清理工作的一位人士表示。

在澳大利亚,也面临长期海星爆发的问题,研究人员采取了一种不同的方法,向海星中注入培养细菌,使其死于感染。 2014年至2016年间,超过20万只多刺的海星被消灭。研究人员甚至设计了一种携带注射针以杀死长刺海星的机器人。

然而,允许大量长刺海星尸体在海中腐烂会对本已脆弱的珊瑚礁生态系统产生影响吗?李秀宝说,这种做法的影响还有待观察。他认为,虽然人工捕捞的成本很高,但在这个阶段仍然是最有效和彻底的清理方式。

另外,如何在第一时间找到长脊海星的爆发点不仅是一个科学问题,而且还是一定的运气因素。

已经提出了机器人和遥感技术。然而,由于海底地形的差异和电流的干扰,这些技术在海洋监测方面的效果有限。人工巡航仍然是获取海底真实信息的最佳方式,但目前人数和频率远远不及时监测。

参加南海自然资源调查的几位专家表示,他们在巡航过程中偶然发现了长刺海星的突破点或潜水员和渔民的报告。但是潜水员和渔民有时甚至在因为他们的专业知识有限而发现某些东西时也会视而不见。

在刘胜看来,最紧迫的任务是建立一个有效的多监测系统。 “通过机制创新,熟悉周围海域的渔民可以被纳入监测系统,并接受培训,成为移动监测点。”

人工巡航很难。 “三沙地区的气温偏高,紫外线辐射很强。即使穿着潜水服,也有晒伤的危险。”刘生提到他们已经习惯了晒黑。为了防止珊瑚因防晒剂的溶解而受损,研究人员只能将自己紧紧包裹在物理防晒霜中。

让珊瑚重获生命

面对沙棘海星的破坏,研究人员正试图种植新的珊瑚。

有两种方法可以繁殖珊瑚,有性繁殖和无性繁殖。前者是在人工环境中将珊瑚受精卵培育成珊瑚幼虫,然后将其释放到海洋中;后者类似于树木嫁接,将健康的珊瑚切割成手指大小的树枝,并在短期种植后附着到预选的珊瑚礁上。上。

李秀宝说,虽然有性繁殖栽培的珊瑚礁具有良好的适应性,但生长缓慢,成本高。目前,无性繁殖更常用于珊瑚礁的恢复。

就像绿叶树可以为鸟类提供家园一样,复杂的珊瑚也可以为鱼类提供栖息地。因此,当研究人员“移植”珊瑚时,除了主要选择当地常见物种外,他们还倾向于选择复杂的树枝状珊瑚,这通常更有利于珊瑚礁生态的恢复。

可以建造基础以覆盖房屋。在不可恢复的区域,研究人员将在此基础上放置几吨仿生珊瑚礁和植物珊瑚。

工作人员用绳子将仿生礁抬起,并将其放置在距离超过十米的预定位置。在水的冲击下,绳索有时会振荡甚至缠绕在一起。一旦纠缠,潜水员只能切断绳索并离开。

目前,黄辉的团队已成功在南海种植了约10万平方米的珊瑚。截至2016年底,珊瑚分枝成活率约为75%。在珊瑚礁修复示范区建立的苗圃可以同时种植4万个珊瑚枝。

珊瑚礁建成后,研究人员将储存一些海洋生物。 “海底世界并不沉默。海洋生物也会产生不同的声音。这些声音会吸引这些生物。”刘胜说。

当鱼回到珊瑚礁上的“豪华海景房”时,它们还有助于清洁和食用覆盖珊瑚表面的藻类。清理“房屋”后,随时可以“携带”在海中游荡的珊瑚受精卵,然后整个珊瑚可以恢复活力。

“自然恢复是主要方法,人工修复是补充”是大多数珊瑚礁恢复队的想法。研究表明,只要某一地区15%的珊瑚礁生态系统得到恢复,生物移动道路保持开放,自然界就可以启动自动恢复过程。

尽管大自然具有惊人的恢复能力,但新的珊瑚礁仍然需要时间来生长。在与时间的争斗中,研究人员希望通过人工干预获得更多恢复珊瑚礁的机会。

李秀宝认为,过度捕捞是刺海星天敌控制力减弱的主要原因。需要正确引导人们的消费观念,减少对蜗牛和其他珊瑚礁鱼类和无脊椎动物的消费。

“对未来充满信心。我以前见过的那些珊瑚礁,我想再见到你。”黄辉说。

新京报记者韩琴科A12-A13版照片/受访者介绍

[编辑:陈海峰]

更多精彩内容请输入社交新闻

>社会新闻选择:

模仿“自制爆米花”视频事故谁应该对死去的女孩负责? 不再“禁食”媒体:迪士尼的经营是“不亏”广西“95后”男老师:“王者之王”和上海迪士尼:游客将能够携带食物供自己消费进入花园[漫画]“我以前的生活做了什么,我想陪孩子写作业.”两个部门:加强对学校及周边地区食品安全风险隐患的调查不幸的是,为了救人而牺牲自己的妻子:我不能忘记他背火,担心被骗太少,警方没有提起诉讼,年轻人决定简单地“多给一点”

水晶养生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