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宁男子车祸中被撞身亡停尸5天未获一分赔偿

车祸中死亡男子的太平间5天没有得到赔偿

万宁交警:已于12月1日联系事故方负责人

南国都市报(记者杨温琼)“我表哥在摩托车与出租车相撞后当场死亡,但在过去5天里,出租车司机和兴隆龙胜汽车出租公司没有支付任何赔偿。 12月1日上午,万宁市东岙镇后排村欧牟斌致电南国都市报新闻热线反映 当记者采访出租车司机陈某盛时,他说他会等交警部门和保险金确认后再进行赔偿。 交警表示,他们已通知三方在12月2日进行谈判。

据欧慕斌说,他的弟弟欧团在万宁市后安镇乐来会的一家水泥制备厂工作。11月26日晚,他开着摩托车去万城和同事欧慕勇喝茶。 27日凌晨0: 05左右,欧勇开车带着弟弟欧团从万城沿223国道返回安贞黎来辉。在距离223国道170公里的水声水库附近,兴隆龙胜出租车公司的一辆车牌号为琼C8Jxx1的汽车与摩托车相撞。坐在摩托车后座的欧团被撞出10多米,当场死亡。摩托车司机欧勇受了重伤,被送往医院抢救。结果,他在29日下午因受伤而死亡。

ou moubin告诉记者,从现场来看,出租车显然占据了道路的左侧,事故发生后,出租车后面大约有4米长的刹车痕迹。

“车祸发生了五天,但是司机陈某胜和兴隆龙胜没有支付任何赔偿。欧洲军团的尸体仍然被冻结在万宁人民医院的太平间里。 ”欧牟斌说道

根据欧慕斌的说法,欧团43岁,母亲梅月兰85岁。他的妻子黄娜是个残疾人。结婚前,16岁的养女欧某美被欧团收养。他的妻子黄娜也生了一对孩子。她的女儿5岁,她的儿子2岁。

当《南国都市报》的记者来到东岙镇的后排村时,他看到欧疃2岁的儿子欧牟文带着稚气的脸在院子里跑来跑去。 他父亲的去世,对于两岁的欧慕文来说,他不明白,他母亲告诉他,他父亲已经去很远的地方工作了好几天。 欧团的哥哥欧武(Ou Wu)说,欧团死于车祸已经五天了,他们仍然不敢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85岁的母亲和在三亚学习的侄女欧牟梅。

欧慕斌说,欧团的尸体仍然被冷冻在万宁人民医院的太平间里。事故已经过去五天了,但是出租车司机陈某生和兴隆龙生还没有交钱,欧团的妻子黄娜甚至连安葬费都拿不到。

当《南方都市报》记者通过电话采访出租车司机陈某盛时,陈某盛并没有否认这起交通事故 陈某盛告诉记者,万宁市公安局交警部门已通知他12月2日去交警大队咨询,待交警鉴定和保险赔偿金支付完毕后再进行赔偿。

据万宁市公安局交警大队事故部门负责人介绍,事故发生后,交警部门一直在深入调查此案,并多次联系兴隆龙胜租车公司负责人,但一直没有联系。直到12月1日中午才与公司负责人取得联系,司机陈某盛、兴隆龙胜汽车租赁公司负责人和死者家属被要求于12月2日到交警大队进行咨询。

在一键通微信

我的帖子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