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贫村寨从地图上“消失”——贵州将对7600多个极贫村寨实施整寨易地扶贫搬迁

新华社贵阳8月17日电:个极端贫困的村庄从地图上“消失”。贵州将实施7600多个极端贫困村庄的搬迁,以帮助穷人。

新华社记者杨洪涛

随着最后一道横梁的倒塌,这座已经住了几十年的老房子立即变成了废墟。

回忆2016年7月9日的场景,岑明富和贵州省贵定县吴韵镇官口村波瓦组窑落滩村的所有村民一定会记得

岑明富的家乡鹞落滩村被群山环绕,距离云雾镇政府约26公里。直到2008年,该村才获得供电,有时电压不稳定。

2015年,寨子里只建了一条崎岖的路。然而,当河水上涨时,村民们仍然需要划船过河,以便出差少走10公里。 寨子里过去有8户40人,其中32人很穷。

回顾过去,岑明富很痛苦。

“我的家乡几乎没有耕地,只能上山砍柴、烧炭、开荒和种玉米 ”他说,寨子里的人也不想这样做,“但是除此之外,找不到任何其他办法。"

他清算账目,说在早年,一个强壮的劳动者每年必须砍伐10多亩山林。即使从伐木和烧炭中获得的钱也无法摆脱贫困。 相反,寨子周围变得“千疮百孔”,到处是劈柴留下的废弃斜坡和烧木炭的小土窑。 久而久之,这个寨子就有了“卖炭翁”的名字

”几代人都想搬出这座山,但他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搬迁政策最终帮助我们完全摆脱困境。 ”岑明富说道

为了加快贵州鹞落滩等极端贫困村庄的扶贫步伐,贵州把“一面水土不能养一面人”作为目标。2015年11月至2016年5月,组织了12万人次,开展了三轮自下而上的综合调查,准确确定了该省“十三五”期间要搬迁的162.5万人。

其中,家庭少于50户、贫困发生率超过50%的自然村将整体搬迁 据初步统计,贵州有7654个符合条件的自然村。

鹞落滩村纳入整体搬迁范围 根据云镇规划,姚罗滩村全村8户人家将搬迁到云镇政府旁边的云村安置点。

罗瑶坦柴人明白外面的“金巢”和“银巢”肯定比家乡的“穷巢”好,但是“搬出去吃什么”成了他们最关心的问题。

贵定县水库和生态移民局局长陈钱波说,老年人最受关注。起初,他们不愿意搬家。有些人甚至说,“即使他们死了,他们也会死在老房子里。” 经过反复的思想工作、优惠贷款和乡镇就业,县、乡、村三级扶贫干部终于同意搬迁。

岑明富,从山里搬出来,现在搬进了一栋有三个房间、两个大厅、一个厨房和一个浴室的房子,里面有冰箱、洗衣机和其他家具电器,基本上和城市生活一样。

“去年我种了5亩西瓜,净收入超过4万元 岑明富说,他和村民一起从事蔬菜水果批发业务,收入比家乡高五六倍。

根据贵州扶贫搬迁政策,如果在搬迁过程中签订了旧房拆迁协议,并按计划进行拆迁,每人将获得元的房屋建设费,旧房地基将进行复垦或恢复绿化。

“开垦,绿化是为了偿还以前毁林所欠的债务 陈钱波说,经过一年多的恢复,鹞落滩村及其周边的“上坡”森林逐渐长大,人类活动大大减少。村庄的位置已经逐渐与周围的森林融合,就像从地图上“消失”一样。

据贵州省水库生态移民局统计,截至今年6月底,全省已有4188个自然村搬迁,实际搬迁人数为43.16万人,每户1.56人。

“那些搬到城镇的人已经走上了致富的道路,许多从农村搬到农村的人看起来还是一样的。 贵州省水库生态移民办公室副主任朱晓燕表示,过去15年扶贫搬迁试点充分证明了这一论断,贵州今后将继续坚持城镇集中安置。

“从山上搬到镇上需要一段适应期 但是只要你努力工作,你一定会有更好的生活,而且会越来越好!”岑明富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