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前教育不是“打造神童”

我想在西交民巷前2天,23天

8月24日上午,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审议了《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报告》。

学前教育不是“创造一个神童”。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季炳轩在小组审议中表示,要科学地教育学生,让孩子们觉得学习是快乐和快乐,然后才有兴趣学习。

“儿童在六七岁之前仍处于无知期,不能指望在第一、第二甚至更高的学历教育中达到知识水平。有一些神童。清华大学有在校未成年人的大学生,但这是非常少,非常罕见的。吉冰轩说,学前教育不是学术教育,而是为学术教育奠定了基础。

“现在很多父母在孩子四五岁的时候都设定了一个很高的目标。他们不仅要知道他们能读多少字,能背诵多少诗,能画什么画,能弹什么钢琴,甚至能书法。级别等。我们的一些媒体还宣传了这些神童,包括唱歌和唱歌,他们正在寻找一些有才华的孩子在舞台上表演。“纪炳轩不赞成这种做法。他认为学前教育应该是培养兴趣和发展智力的阶段。让孩子们快乐地接受知识教育和玩耍,感受学习的乐趣。

学前教育要牢牢把握公益性和普惠性的基本方向。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教育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杜玉波在审议中指出,学前教育要坚持政府领导,贯彻落实各级政府在学前教育规划、投资、师资队伍建设、监督等方面的责任,我们将牢牢把握公益事业的基本方向,促进公益事业的发展。

杜玉波认为,要坚持政府主导责任,必须首先坚持学前教育的公益性方向,扩大包容性资源。

“目前包容性的学前教育资源严重不足,远远不能满足人民的需求。”杜玉波在调查中发现:一方面,公园数量很少。国家公园仅占幼儿园总数的37.8%。近年来,学前教育发展,但公园儿童的比例已从2010年的53%下降到2018年的43%。在一些省份,公园的比例刚刚达到20%,一些市县只有10%左右。公园的要求与50%之间仍有相当大的差距。与此同时,全国仍有约4000个乡镇没有公立中心幼儿园。在一些地方,学前三年的毛入学率低于50%。

另一方面,对包容性私人公园的支持是不够的,这影响了私人公园参与包容性承认的积极性。许多地方补贴标准太低。调查中的一些地方反映,在一些私立幼儿园被改建为普惠公园之后,儿童保育费先前收到了两三千元。现在他们只能收几百元。政府补贴远远不能弥补差额。为了平衡收入和支出,一些幼儿园扩大了班级,并将每个班级的30多名儿童的入学人数扩大到50人;有些人减少了教师的工资,优秀的教师可能无法留下来;有些人减少了玩具教具。结果,父母不满意。

杜玉波强调,国家希望发展的一般好处是质量好,不能牺牲质量。政府必须支持包容性公益园区,实事求是,履行支持责任,不应有“包容率上升,群众满意度下降”的情况。

如何解决学前教育教师的困境?

在小组审议期间,委员们讨论了如何解决幼稚园教师长期短缺的问题。

幼儿教师的“紧张准备”是成员关注的焦点。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庞丽娟认为,许多地区缺乏教师导致幼儿园无法运作。重要的原因是缺乏准备。迫切要求国家引入学前教育标准,解决限制学前教师队伍建设的瓶颈问题。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李飞跃表示,在不增加财政支持人员的政策下,补充幼儿园教师的难度是学前教育发展的主要障碍。建议国家对幼儿园教师的准备工作进行研究作为关键问题,并尽快解决。

一些成员还表示,“同工同酬”问题是幼儿教师缺乏专业吸引力的重要原因之一。庞丽娟建议学习和指导各地人事制度改革,为不是公园教师的教师,非编辑教师,研究建立“同一人治疗”制度。公共自然公园和包容性私立学校的教师。治疗包括工资收入,社会保障,培训,职称评估和评估。陈军还认为,要坚持体制创新,建立和完善与职称评估相关的学前教育基本工资标准,减少院内外处理的差异,提高幼儿教师的归属感,吸引更多人才。幼儿教师团队。

“农村私立幼儿园教师的工资普遍低于公立幼儿园。”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高有东建议进一步改善农村贫困地区学前教育工作者的工作条件。通过政策补贴,可以吸引优秀教师到偏远地区。去基层。

增加对贫困地区学前教育的支持

“仍然有大约4000个城镇和村庄没有公立中心幼儿园。在过去三年的农村地区,'总入学率'不到50%。”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许多成员在小组审查中表示,与城市相比。农村地区,特别是偏远贫困地区的学前教育发展滞后。硬件设施投资和教师实力存在很大差距。政府也有必要增加资金投入,以解决学前教育公平问题。

而且短期内可能难以满足。我希望我们可以学习现在在贫困地区实施的山村移动幼儿园的实践,并定期为那些不能定期进入学校的人提供定期的幼儿教育和家长教育指导。服务。班级教师优先招聘,使农村留住教师,让教师放心。

幼儿园应该教什么?

在审议时,一些成员对幼儿园的“小学”情况表示担忧。

“幼儿园不能'小学'。有必要严格禁止幼儿园教授中文拼音,识字,计算机,英语等小学课程。这是教育部的指示,但实际上这条规定基本上是无效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张平说,大量的高价私立幼儿园正是因为这些课程的设置,得到了很多家长的认可。许多父母都尽力让他们进入这种幼儿园。

为什么“小学”幼儿园受父母青睐?张平指出了现实的原因:由于小学课程的跳跃式设置,没有在幼儿园学过小学内容的孩子会觉得学习特别困难,结果不会放学后;那些在幼儿园里“努力学习”好几年的人。孩子相对放松,成绩优异。

幼儿园应该教什么?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夏卫东认为,幼儿园可能要教授基本的行为准则,最简单的道德和情感问题等等。 “对于儿童来说,文明行为是受过教育的。教育必须从幼年开始,特别是在幼儿园阶段。如果你从幼儿园阶段告诉他们,他们必须遵守交通法规并知道他们不能吐痰,他们就可以发展从小就有良好的行为习惯。“夏卫东说。

学前教育应纳入义务教育阶段

在小组审查中,一些成员建议增加对学前教育的财政投入,并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阶段。

“学前教育的性质尚不清楚,其定位尚不明确。与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相比,存在着不够重视的问题。”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张勇表示,中国的学前教育投入不足。在这方面,要学习其他国家的做法。他指出,在过去几年中,美国,英国和墨西哥实现了将义务教育纳入学前教育的目标,政府负责所有学前教育。日本政府还通过了相应的法律,以实现明年2020年3至6岁儿童的免费教育。

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必要性是什么?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蔡宁从社会回报的角度进行了解释。他说,研究表明,教育阶段的教育回报率越高,学前教育就越高。社会回报率高意味着政府应该为此付出代价。而不是为家庭付钱。

怎么实现呢?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李伟认为,从财政保障,教师待遇和资源供给的角度看,学前教育必须与义务教育相结合。他强调,虽然学前教育没有义务教育的自由,义务和统一性质,但学前教育和义务教育在教育覆盖面,公共福利和政府责任方面应该是一致的。

收集报告投诉

8月24日上午,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审议了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报告。

学前教育不是“创造神童”

在小组审议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季炳轩表示,要科学地教育学生,让孩子觉得学习是享受和快乐,然后才有兴趣学习。

“儿童在六七岁之前仍处于无知期,无法达到一,二,甚至更高年级学术教育的知识水平。有一些神童。清华大学有大学生他们都是青少年,但很少见,非常罕见。不要去拔苗帮忙。“纪炳轩说,学前教育不是学历教育,而是为学历教育奠定了基础。

“现在很多父母在孩子四五岁的时候设定了一个很高的目标。他们不仅要知道他们能读多少字,他们可以背诵多少首诗,他们可以画什么画,什么样的钢琴他们我们的一些媒体也宣传这些神童,包括唱歌和唱歌,他们正在寻找一些有才华的孩子在舞台上表演。“纪炳轩不赞成这种做法。他认为学前教育应该是培养兴趣和发展智力的阶段,让孩子们在快乐和游戏中接受知识教育,感受学习的快乐。

学前教育应牢牢把握公益性和一般效益的基本方向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教育,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杜玉波在审议过程中指出,学前教育应坚持政府的领导,实施各级政府在学前教育规划,投资,师资队伍建设,监督等方面的责任。我们将牢牢把握公益事业的基本方向,促进公益事业。

杜玉波认为,要坚持政府的主导责任,首先要坚持学前教育的公益性方向,扩大包容性资源。

“目前包容性的学前教育资源严重不足,远远不能满足人民的需求。”杜玉波在调查中发现:一方面,公园数量很少。国家公园仅占幼儿园总数的37.8%。近年来,学前教育发展,但公园儿童的比例已从2010年的53%下降到2018年的43%。在一些省份,公园的比例刚刚达到20%,一些市县只有10%左右。公园的要求与50%之间仍有相当大的差距。与此同时,全国仍有约4000个乡镇没有公立中心幼儿园。在一些地方,学前三年的毛入学率低于50%。

另一方面,对包容性私人公园的支持是不够的,这影响了私人公园参与包容性承认的积极性。许多地方补贴标准太低。调查中的一些地方反映,在一些私立幼儿园被改建为普惠公园之后,儿童保育费先前收到了两三千元。现在他们只能收几百元。政府补贴远远不能弥补差额。为了平衡收入和支出,一些幼儿园扩大了班级,并将每个班级的30多名儿童的入学人数扩大到50人;有些人减少了教师的工资,优秀的教师可能无法留下来;有些人减少了玩具教具。结果,父母不满意。

杜玉波强调,国家希望发展的一般好处是质量好,不能牺牲质量。政府必须支持包容性公益园区,实事求是,履行支持责任,不应有“包容率上升,群众满意度下降”的情况。

如何解决学前教育教师的困境?

在小组审议期间,委员们讨论了如何解决幼稚园教师长期短缺的问题。

幼儿教师的“紧张准备”是成员关注的焦点。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庞丽娟认为,许多地区缺乏教师导致幼儿园无法运作。重要的原因是缺乏准备。迫切要求国家引入学前教育标准,解决限制学前教师队伍建设的瓶颈问题。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李飞跃表示,在不增加财政支持人员的政策下,补充幼儿园教师的难度是学前教育发展的主要障碍。建议国家对幼儿园教师的准备工作进行研究作为关键问题,并尽快解决。

一些成员还表示,“同工同酬”问题是幼儿教师缺乏专业吸引力的重要原因之一。庞丽娟建议学习和指导各地人事制度改革,为不是公园教师的教师,非编辑教师,研究建立“同一人治疗”制度。公共自然公园和包容性私立学校的教师。治疗包括工资收入,社会保障,培训,职称评估和评估。陈军还认为,要坚持体制创新,建立和完善与职称评估相关的学前教育基本工资标准,减少院内外处理的差异,提高幼儿教师的归属感,吸引更多人才。幼儿教师团队。

“农村私立幼儿园教师的工资普遍低于公立幼儿园。”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高有东建议进一步改善农村贫困地区学前教育工作者的工作条件。通过政策补贴,可以吸引优秀教师到偏远地区。去基层。

增加对贫困地区学前教育的支持

“仍然有大约4000个城镇和村庄没有公立中心幼儿园。在过去三年的农村地区,'总入学率'不到50%。”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许多成员在小组审查中表示,与城市相比。农村地区,特别是偏远贫困地区的学前教育发展滞后。硬件设施投资和教师实力存在很大差距。政府也有必要增加资金投入,以解决学前教育公平问题。

而且短期内可能难以满足。我希望我们可以学习现在在贫困地区实施的山村移动幼儿园的实践,并定期为那些不能定期进入学校的人提供定期的幼儿教育和家长教育指导。服务。班级教师优先招聘,使农村留住教师,让教师放心。

幼儿园应该教什么?

在审议时,一些成员对幼儿园的“小学”情况表示担忧。

“幼儿园不能'小学'。有必要严格禁止幼儿园教授中文拼音,识字,计算机,英语等小学课程。这是教育部的指示,但实际上这条规定基本上是无效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张平说,大量的高价私立幼儿园正是因为这些课程的设置,得到了很多家长的认可。许多父母都尽力让他们进入这种幼儿园。

为什么“小学”幼儿园受父母青睐?张平指出了现实的原因:由于小学课程的跳跃式设置,没有在幼儿园学过小学内容的孩子会觉得学习特别困难,结果不会放学后;那些在幼儿园里“努力学习”好几年的人。孩子相对放松,成绩优异。

幼儿园应该教什么?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夏卫东认为,幼儿园可能要教授基本的行为准则,最简单的道德和情感问题等等。 “对于儿童来说,文明行为是受过教育的。教育必须从幼年开始,特别是在幼儿园阶段。如果你从幼儿园阶段告诉他们,他们必须遵守交通法规并知道他们不能吐痰,他们就可以发展从小就有良好的行为习惯。“夏卫东说。

学前教育应纳入义务教育阶段

在小组审查中,一些成员建议增加对学前教育的财政投入,并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阶段。

“学前教育的性质和方向不明确,与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相比,存在着不足的问题。”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张勇表示,中国在学前教育方面的财政投入不足,我们可以向其他国家学习。他指出,近年来,美国,英国和墨西哥实现了学前教育作为义务教育的目标,政府为所有学前教育付费。日本政府还通过了相关法律,以便在2020年(即明年)为3至6岁的儿童提供免费的幼儿教育。

将义务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必要性是什么?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蔡芳详细阐述了社会回报率。他说,研究表明,社会回报率越高,学前教育就越高。高社会回报率意味着政府应该为此付出代价,而不是家庭。

怎么实现呢?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李伟认为,学前教育应在资金,教师待遇和资源供给方面与义务教育保持一致。他强调,虽然学前教育没有义务教育的自由,义务和统一性质,但学前教育和义务教育在覆盖面,公共福利和政府责任方面应该是一致的。

http://www.sugys.com/bdsdt/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