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质押担保融资骗局警示 银行风控大旗仅靠信贷员扛?

?

原标题:铜质质押担保融资欺诈警告银行只由信贷员携带防风旗帜?

自2013年以来的六年间,企业利用铜进行低成本融资,质押过程中出现信息失真、擅自脱销和重复质押,迫使银行收紧铜交易的信贷规模,甚至一度停止铜融资业务。

日前,司法文件网(Judicial Documents Network)披露了一起刑事判决案件,揭露了一起在2013年“铜融资周期”相同背景下使用铜质押融资的诈骗案。然而,与此不同的是,它的策略有点“笨拙”。仅依靠虚报铜质抵押物数量、重复提供同一批抵押物、伪造购销合同、审计报告等手段,从六家银行获得2.71亿元贷款和银行承兑汇票。那么,银行贷款官员在中间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银行风险控制障碍是否落后于银行贷款资金欺诈?

双重抵押,虚假材料欺诈

具体回顾,被告朱建华、王亚英在2013年4月至2014年3月期间利用三家企业以欺骗手段获得银行贷款和银行承兑汇票:江苏丽华铜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丽华铜业”)、丹阳丽华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丽华电子”)和丹阳华英物资回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英物资”)。江苏银行丹阳支行(1500万元)、工商银行丹阳支行(4000万元)、南京银行(1.2亿元)、农业银行(5600万元)、招商银行(2000万元)、丹阳农资公司(2000万元)等六家银行被拿走2.71亿元,犯罪时尚未归还。

经过调查,三家公司在同一个地方经营和工作,以铜棒和铜线、电线电缆的生产和销售、废旧有色金属的收购和销售为业务方向。朱建华为法定代表人,王亚英为总经理,负责三家公司的生产经营、资本、人事管理和重大决策。

记者梳理发现,其主要手段是假铜库存、假购销合同、公司审计报告和重复质押融资。对此,法院认定,被告江苏丽华铜业、丽华电子、华英材料有限公司以欺骗手段骗取银行贷款和承兑汇票,给银行造成特别严重的损失,构成骗取贷款和承兑汇票罪。

与上述以商品权为抵押从银行获得贷款的企业不同,《经济观察报》记者发现,早在铜贸易融资过热时,上述三家企业也参与了“铜融资”(铜贸易融资)。也就是说,铜通过银行签发的延期付款(90-180天)美元信用证进口到中国,然后在国内市场销售,获得国内人民币信贷资金。

当时受损的银行是光大银行南京分行,根据联合利华铜业的申请,该行于2014年1月8日以进口信用证支付了619万美元,期限为90天。然而,同年3月19日,立华铜业因其他银行未及时发放信贷而打破了资本链,导致所有授信银行均出现利息拖欠。虽然融资到期日尚未到来,但光大南京分公司认为其合法权益受到侵害,立即将公司告上法庭。

2013年参与铜融资的一名银行内部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时,许多铜公司在短时间内出售了自己的产品,兑现的资金相当于企业获得的短期贷款。然后他们投资于追逐利润的领域,如财富管理、股票市场、房地产市场和私人贷款。银行能否按时归还或信贷资金的安全是否得到保证成为一大隐患。”

"信用证到期时,如果融资企业继续申请新的合同贷款,将会循环经营,造成更大的融资风险。"上述人士补充道。

显然,类似联合利华铜行业的企业层出不穷。一方面,他们资助铜贸易;另一方面,他们通过虚假报告、虚假购销合同和多次质押融资,骗取许多银行的信贷资金。“风险越来越大。当资本链断裂或银行违约时,将会出现信贷危机。”

回到丽华铜业,公司前财务经理证实公司自2010年以来一直亏损,申请贷款所需的购销合同、发票、报表等资料都是通过电脑伪造的。“根据当时的贷款金额除以铜价,估计了虚假报告的大致金额。从表面上看,这三家公司有各自的账户。事实上,原材料、成品和半成品的堆放并不区分公司。此外,公司的真实报表不能通过银行的审查,只能用于处理银行的库存和使用虚假申报材料的监管。”

银行风力控制只取决于“债权人”?

根据丽华铜业的原始财务报表,公司在2010年遭受了损失,相关申请材料全部是电脑伪造的。总会计师作证说,该公司2013年产量很少,每月铜的数量也很少。许多仓库保管员已经证明,许多银行监管的铜是不同仓库中同一批铜材料。事实上,不难发现许多银行仍在打雷。为什么他们的风力控制只是一个骗局?

记者从一审判决中发现,许多银行贷款人员(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招商银行上述分支机构)的证词表明审查不严。这表明他们对公司的生产状况以及审计报告、增值税发票等材料的真实性没有深入了解。2013年下半年,发现丽华铜业生产低迷,在办理丽华铜业贷款业务时,接受了一家仓储公司邮寄提交的审计报告复印件,但未核对真实性。2013年5月和6月,发现丽华铜业生产经营不正常。2014年,丽华铜业相关融资业务在未对审计报告真实性进行审查的情况下办理。信用调查报告隐瞒了丽华铜业与华英物资相关企业的关系。

不禁纳闷,银行的风力控制完全依赖于“贷款官员”?

上述受损银行信贷部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当时监管机制不成熟,银行将质押物贴上了自己的质押标签。事实上,这个标签是无用的,因为没有成熟的系统来操作,导致不透明的信息。当时,很难核实这是否是重复融资。但贷款官员跑在第一线直接联系企业,他提供的材料是贷款的有力文件。”

"目前,银行内部信用风险管理体系正在不断完善。生产转让查询信息和动产质押公示系统可以真实查询。铜和木材原材料的抵押贷款也少得多。”这些人说。

同时,在本案中,被告朱建华、王亚英提出上诉,并提出辩护意见,“涉案银行工作人员没有被骗,在原审中充分了解被告单位的经营状况。上诉人不应被视为构成诈骗贷款或承兑汇票罪”。

对此,法院裁定,在检查了有关银行工作人员的证词后,确认在信贷官员与企业进行初步接触和调查后,最终的信贷发放和贷款需要得到市级和省级银行的批准。

法院认为,虽然涉案银行贷款人员被告知甚至指示涉案企业人员提供虚假贷款信息,但授信提用人最终决策者并不清楚所审查的信息不真实,决策者仍在错误理解的情况下做出授信提用人决定,这并不影响原审被告单位和原审被告构成骗取贷款和承兑汇票罪。因此,上诉人的意见不能成立,也不会被接受。

记者在查看裁判的文件网络时,并没有发现银行是否对涉案贷款官员的刑事责任负责。截至公布之时,尚未收到银行对此案的任何其他答复。当经济环境恶化时,企业违约率就会上升,银行信贷背后的问题就会出现上海一名处理金融刑事案件的律师告诉记者。

(责任编辑:DF1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