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营商环境取得非常大的成效和突破

?

你如何看待中国过去一年在商业环境中的表现,以及有哪些改进空间?10月24日,《新京报》就上述问题采访了世界银行高级经济学家马勤。他认为,总体而言,中国在商业环境中的总得分可以与法国、瑞士等一些欧洲国家相媲美,“这是我们以前不敢想象的表现”。

与此同时,他还表示,中国可以专注于改革税收和信贷准入这两个指标。其中,建议统一分散登记制度,建立中央级信用担保相关登记制度。

据报道,当世界银行《2020年营商环境报告》计算总分时,上海的权重是55%,北京是45%。关于北京在商业环境中的表现,马勤表示,在过去一年中,北京采取了许多有效的改革措施,并在10项指标中的8项指标上取得了突破性变化。其中,施工许可指标的提高非常明显,排名提高了近80位。

中国在商业环境方面的成就可与一些欧洲国家相媲美

新京报:世界银行的报告显示,中国连续第二年跻身全球商业环境改善最大的十大国家之列。就排名增长率而言,这一时期增加了15位。与前一时期的30多个名额相比,这一时期的增长率有所放缓。你认为过去一年中国在商业环境中的表现如何?

马勤:从排名来看,上一期国有企业排名为46位,比上一期上升了32位。这一时期排名第31位,上升了15位。随着排名的不断提高,增长率肯定会越来越小。然而,在我们看来,中国今年在商业环境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几乎可以与去年相比。

我们认为,今年中国排名大幅上升的原因是,在报告的10项指标中,去年中国在8项指标上进行了全面深入的改革。特别是,中国在建设许可和保护中小投资者两个指标上取得了巨大成就和突破。此外,就电力供应和合同执行而言,中国的表现基本上接近世界十大经济体。总的来说,以10项指标的综合平均值为基础,中国在商业环境中的总得分可以与法国、瑞士等一些欧洲国家相媲美,这是我们以前不敢想象的表现。

新京报:今年中国商业环境改革的亮点之一是保护中小投资者。你能详细说明一下这个指标吗?

马勤:我们建立中小投资者指数的出发点是保护企业的小投资者。例如,即使投资者持有公司的股份,我们也希望这些投资者的利益受到大股东的保护,或者大股东的行为不会伤害这些小投资者。过去一年,中国在这一指标上的改进主要体现在两点:第一,管理大股东的一些相关行为,使其更加透明。第二,关于公司所有权结构或与小投资者利益相关的所有权结构的规定变得更加明确。

建议建立统一的信用担保登记系统

新京报:与十大经济体相比,中国商业环境的哪些方面需要改善?

Machin:我们认为中国下一步将关注两个指标。

第一个指标是税收。税收指标中有几个子项可以改进:第一个子项是增值税退税问题。去年,中国开始在一些行业试行增值税退税,我们建议试点企业考虑扩大退税范围或全面实施退税政策。第二个需要改进的分项目是,中国的总体税收水平仍有降低的空间,部分原因是社会保障比例较高。

中国能够推进的进一步改革是获得信贷的指标。其中一个主要方面是立法层面,这可能需要全国人大修改相关法律,以帮助中国提高这一指标的得分。

新京报:你能详细说明获得信贷需要改进的细节吗?

Machin:其中一个可以改进的是信用担保登记系统。建议统一分散登记制度,建立中央信用担保登记制度。目前,不同的资产类别在不同的机构和不同的登记系统中登记。

新京报:近年来,民营企业的发展备受关注。在为私营企业提供公平竞争环境方面,中国有哪些改进空间?

Machin:首先,世界银行商业环境报告中列出或建议的改革措施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帮助中国创造一个更加友好的商业环境。通过这些改革措施,特别是对一些中小企业来说,可以降低这些企业的日常经营成本,使其经营更加有效。除了世界银行商业环境报告中涵盖的指标之外,中国还可以采取许多措施,例如,如何创造更公平的竞争环境,以确保所有企业,包括国内企业和外资企业、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大企业和小企业,都能获得公平的竞争环境。

新京报:你认为国务院刚刚发布的《优化营商环境条例》怎么样?

马勤:我们很高兴看到中国政府颁布了这项规定。这也足以表明中国政府,特别是最高级别政府改善商业环境和持续改革行动的决心。这一规定的一个要点是将北京和上海的成功改革经验推广到中国的其他城市,这样一些没有良好商业环境的城市就可以像北京和上海那样做。

明年或四个新中国城市的商业环境报告

北京新闻:和去年一样,在计算中国的总分时,上海的权重是55%,北京是45%。设定这一比例的考虑因素是什么?将来还会引入其他中国城市吗?

Machin:上海和北京的分数和权重比例是根据这两个城市的人口基数决定的。上海人口基数较大,体重略高。此外,我们确实正在考虑增加待评估城市的数量。明年的商业环境报告可能会引入四个新的中国城市,但最终的城市名单尚未最终确定。

新京报:你如何评价北京过去一年在商业环境中的表现?

马琴:在过去的一年里,北京采取了许多有效的改革措施。十项指标中有八项已经实现突破性改革并得到认可。在我看来,两个指标的表现尤其令人印象深刻:第一个指标是施工许可指标。北京的进步非常明显,排名上升了近80位。第二个指标是创业指标,可以直接用一章代替单独申请公章来解决企业申请问题。

新京报:北京在哪些领域仍有发展潜力?

马琴:北京有两个指标需要进一步集中和完善。首先,今年施工许可证指数取得了很大进展,但施工许可证改革本身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需要一步一步地进行。在改革中,可能需要考虑快速批准施工许可和公共安全两个方面,北京需要进一步改善这两个方面。

北京在处理企业破产的指标上还有改进的余地。具体而言,法院处理企业破产案件的效率可能需要进一步提高。目前,破产程序有两种:一是清算,二是重组。如果企业一旦进入破产程序,尽量不要进行清算,法院应该创造更多的机会,鼓励和帮助企业重组和继续其业务。

此外,我们要强调的是,从与北京市政府打交道的过程来看,北京市政府的相关领导非常有决心不断改善北京的商业环境,这也给我们展示了北京改善其商业环境的巨大希望和空间。

(责任编辑:赵金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