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在太傻 电信诈骗受害人自述如何被骗1266万

2011年11月29日,江苏省苏州市一家投资公司的财务经理沙某向苏州警方报案称,他因电信诈骗被骗逾1266万元,创下江苏省电信诈骗史上单笔金额的新纪录。 近日,“11.29事件”的受害者沙某因涉嫌滥用职权被拘留,他告诉记者《经济参考报》,当时他被骗了。

记者:这个案子是怎么出来的?

沙某:去年11月22日下午3: 30左右,我的手机响了,没有显示号码。 另一方声称是苏州市公安局。在确认了我的名字后,他说我卷入了一起房地产洗钱案件,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给我发了两份文件,让我在南京出庭。 我说我没有收到任何材料,也没有参与洗钱。 他们把电话转给了“南京市公安局彭警官”,“彭警官”说,中央政府非常重视此案,并成立了一个工作组。然后他们把电话转给了“中央反洗钱工作队的刘警官”和“检察院的叶检察官”。他们都说我卷入了洗钱案,那天下午4点让我去南京法院出庭。我说时间太晚了,他们要求我支付押金,以证明我没有参与此案。

记者:只要一个电话,你能轻易相信吗?

沙某:平时我们单位业务多,资金多。我的信息被广泛传播。我想知道是否有人利用我的信息参与洗钱。 他们第一次给我打电话时,打电话的人没有出现。我想知道处理此案的单位是否有权不显示号码。 后来,他们打电话给我,给我看了南京的号码,说是南京公安局经济调查支队,问南京的“114”,我问,确认电话号码。我查了一下,“114”告诉我这个号码确实是南京公安局经济调查支队。我相信他们,无论他们要求我做什么,我都与他们合作。 他们告诉我,案件解决后,如果证明我没有参与,钱会还给我。

记者:你听说过任何显示数字的软件吗?为什么不打南京市公安局经济调查支队的电话确认一下?

沙某:我当时不知道有这样的软件。 他们不让我打那个电话,说这会干扰特别工作组对这个案件的处理。

记者:你前后汇给他们多少钱?

沙某:起初,他们说我不能出庭,必须交保证金。我从我自己的卡和我丈夫的公司账户一共转了281,000元到他们给我的“金融监管中心账户”。后来,他们说他们会关闭我的房子和我丈夫的公司。我分别向亲戚借了30万元和向私营企业主借了210万元给他们打电话。 后来,他们一次又一次地说,有人作证说我参与了洗钱案,并要求我支付押金,所以我开始挪用公司的公款。 通过这种方式,我从公司转账1257.8万元,从银行账户转账8.3万元,共计1266.1万元,分18次电汇到“金融监管中心账户”。 每次我汇钱,我都会写在一张小纸条上。我没有参与洗钱,所以我相信案件结束后他们会把钱还给我。

记者:这些所谓的“金融监管中心账户”是分布在全国各地的12个私人账户。你怎么能相信他们?为什么这些钱都是通过你丈夫的公司账户汇过来的?

沙某:他们说是中央特遣部队。当我被要求汇款时,他们还说我必须查看国内哪些主管在家,然后给我账号。我也不明白。我想谁有空谁在里面处理它。 他们告诉我汇款时要一直开着手机。当我在银行的时候,他们听说我们公司不得不进行公共账户转账。把钱汇到私人账户更麻烦,所以他们让我通过我丈夫的公司。

记者:你一周内转了18次,难道你没有在中途醒来吗?为什么不和你的家人和同事讨论呢?

沙某:我现在自己也想不起来了。 平时,我很精明。那时我怎么会这么蠢?我的大脑无法转动。我怎么会掉进这样的陷阱? 在那些日子里,我感到压力很大,整个人都陷入了混乱。 他们不允许我告诉任何人汇款的事,因为他们说我周围的每个人都可能参与洗钱。如果我泄露信息并影响案件的处理,将会有一百张嘴说不清,所以我将不得不坐在监狱的底部。 我认为他们属于公共权力部门,我相信他们。

记者:你怎么发现自己被骗了?

沙某:后来他们说案件已经结案,发现我没有参与洗钱。他们想把钱还给我。 但我连续等了几天,没有等到钱,所以我鼓起勇气打电话给南京市公安局经济调查支队,但他们告诉我没有“彭警官”或“刘警官”。直到那时,我才明白我被骗了,并立即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