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泰君安:未来五年 锂行业复合增速将维持在18-20%

西澳大利亚李矿中的“生与死”|郭俊有色

Original:国泰君安有色集团国泰君安证券研究

Author:郭俊有色

仅在五年前,锂还是一种尽可能小的稀有金属,大部分用于陶瓷和医药。

直到新能源汽车产业崛起

确切地说,直到中国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完全生效。

碳酸锂作为电动汽车电池中最常见的金属原料,其价格在2016年和2017年翻了一番。 然而,在a股中,几家与锂相关的上市公司都成了逆势而上的大盘股。

也是在这两年里,作为世界上最丰富的锂生产地区,西澳大利亚迎来了它最辉煌的时刻 资本涌入,仅在两年内,“七国争夺霸权”的供应格局一下子形成。

但是快来,快去

随着中国对电动汽车补贴的减少,锂的价格已经从每年每吨1000美元下调。低于600美元的价格导致西澳大利亚锂矿业急剧恶化,该行业正在“突飞猛进”

因为锂电池产业链中的中国和澳大利亚都没有料到产能过剩的困境会来得如此之快。

2019年8月28日,澳大利亚锂矿业公司阿利塔资源公司宣布破产重组 这家锂矿业公司直到2018年才在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上市,一度雄心勃勃,希望成为该行业的领导者,但由于无力偿还4000万澳元的债务,该公司成为锂价格大幅下跌的第一个受害者。

那么,为什么国泰君安有色集团坚持认为锂是最有可能在明年成为“超级大金属”的小金属,作为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密切跟踪锂产业链的销售团队?

他们的最新报告《西澳锂矿:生死之际,休养生息》与我们分享了西澳大利亚七个锂矿的“燃烧岁月”和“共同奋斗”。

01

西澳大利亚锂矿的“燃烧岁月”

随着新能源汽车和3C电池的蓬勃发展,锂从许多有色金属中脱颖而出。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锂资源供应国,西澳大利亚的锂矿占据了全国的一半。

西澳大利亚锂矿为全球最大锂资源供应做出贡献

2020将超过56%

数据源:公司宣布格林布斯是西澳大利亚唯一在2016年前生产成熟产品的锂矿

随着下游对锂电池需求的快速增长,西澳大利亚锂矿产业的上升曲线显而易见,大量资本被抢注。

2017年,卡特琳山和马里恩山相继投产,成熟的锂矿数量增加到3个。

2018年,光头山、皮尔巴拉和阿尔图拉锂精矿逐步投产,成熟锂精矿矿山数量增至6个。

2019年,大型锂矿沃吉纳(Wodgina)预计将逐步投产。

仅在两年内,随着锂矿玩家数量的增加,西澳大利亚的锂精矿行业从独角兽部队跃升至“七个锂矿”的供应模式

新旧力量的交替使得上游的锂资源越来越受欢迎,推高了锂的价格。

在狂热主义的驱使下,泡沫逐渐上升。

锂的价格从每吨500美元上涨到每吨966美元,几乎在一年内翻了一番。

西澳锂矿锂精矿到岸价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国泰君安证券研究

从2018年开始,中国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已经减少,行业进入优胜劣汰的洗牌期。 随着其影响力的不断扩大,它最终被传播到上游的锂矿业。

从2019年开始,锂精矿矿山企业产量和销售率大幅下降,锂矿石价格一路下跌,几乎减半。

西澳大利亚锂矿锂精矿的实际销售

数据来源:公司公告,国泰君安证券研究

2019年8月28日,由于无力偿还高额债务,秃头山的母公司阿利塔宣布破产重组

阿利塔解释债务不可持续的原因如下:由于锂现货价格大幅下跌,锂辉石精矿需求疲软,无法偿还债权人要求的4000万澳元(2702万美元)贷款。

随后,意大利航空公司的最大股东和同行矿工银河公司宣布收购这笔4000万澳元的债务。

银河在获得债务的同时获得了秃头山锂矿的一级抵押贷款。

自此,西澳大利亚的锂精矿市场正式开启了一个时代,从七个争夺霸权的国家到六个争夺霸权的国家。

西澳大利亚七个锂矿的时代

资料来源:公司宣布,国泰君安证券研究

02

西澳大利亚锂矿生死

六个锂矿,谁将成为下一个阿里塔?

目前,在六个锂矿中,只有格林布斯、马里恩山和卡特林山运行良性循环,现金流不会受到压力。相反,他们可以为股东贡献利润和现金流。

皮尔巴拉和阿尔图拉是独立矿山,锂矿山经营不稳定,经营没有稳定的净现金流流入

对于这两个矿山,当务之急是优化生产,尽快产生净营运现金流,否则只能靠融资维持。

相对而言,皮尔巴拉目前的现金流相对健康,但阿尔图拉的时间不多了。

Altura,2018年10月才投产,虽然产能在2019年第一季度平稳攀升,但产销量只有50%,投产后市场并不好。

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阿尔图拉的现金流压力仍然非常紧张。手头有110万澳元的现金和1.25亿美元的计息负债(折算成1.92亿澳元),年利率为15%,每半年支付一次。下一次利息支付是在2020年2月(预计为1600万澳元)。本金将于2020年8月到期,目前正在努力讨论再融资问题。

目前,阿尔图拉正在向所有股东发起不可展期的股权要约(Entity Offer),以13股换2股,0.06澳元换2150万澳元,为明年2月的正常运营和利息偿还做准备。

AJM现金流状况财务压力巨大

资料来源:国泰君安证券研究公司公告

为了共同渡过难关,各大锂矿主动发布减产计划。

例如,皮尔巴拉生产了21,000吨锂精矿,第三季度销售了20,000吨锂精矿,产能利用率仅为27%,以减少产量和应对疲软的市场。

到目前为止,整个锂精矿行业的产量和销售率已恢复到33,354,2019年。西澳大利亚第二季度锂精矿的总产量和销售率为85%(不包括格林布斯和鲍尔德希尔的数据),比上一季度增长12%

2019Q3西澳锂精矿生产销售

数据源:公司宣布国泰君安证券研究

03

上游产业资本

加速入资率

产业资本底部,在一定程度上给锂矿业的清理增添了一层不确定性

早在2014年,中国首都就开始积极规划锂矿产业链 然而,今年,市场已经逆转趋势,涌入西澳大利亚。

2019年5月,韦斯法默以7.76亿澳元购买了基德曼的所有股份。

2019年5月,银河资源宣布参与秃头山,并成为其最大股东。它计划在未来进一步增加资本,并计划纳入秃头山公司的经营战略。

2019年6月,杉山股份有限公司计划接受阿尔图拉12%的股份并进入锂矿领域;

2019年8月,ALB将沃德金纳的股权收购比例从50%提高至60%,对价为13亿美元(现金8.2亿美元,剩余40%股权在KM氢氧化锂冶炼厂);

2019年9月,CATL宁德时报以5500澳元认购了PLS 8.5%的股份

锂精矿价格

数据来源:该公司宣布国泰君安证券研究

对中国冶炼厂与上游锂矿结合有许多好处

①确保冶炼厂原料的稳定性。例如,从2016年到2017年,锂矿石将极其稀缺。上游锂精矿稳定的冶炼企业意味着丰厚的利润回报。

②由于锂盐生产线的技术因素,如果中国冶炼厂需要生产稳定的高品质锂盐产品(尤其是进入电动车产业链),具体的生产线需要与具体的锂矿捆绑供应。

此外,上游锂矿也需要下游企业的帮助。

①下游企业的资金(股权/债券)有助于锂矿更快发展;

②稳定的下游独家销售有助于锂矿实现确定的销售

西澳锂矿锂精矿的承销/绑定状况

数据来源:该公司宣布国泰君安证券研究

格林布斯,马里恩山和沃德金纳(Wodgina)在其余六个锂矿的股权结构方面拥有最明显的优势,全球最大的锂行业领导者ALB、田七和甘丰持有或持有股份。

高质量企业在锂产业链中的份额越多,在锂矿销售、管理和融资方面的合作就越深。

承销捆绑销售主要基于股权结构,不包括美元股。马里昂山、卡特林山和皮尔巴拉山的承销情况较好,而秃头山和阿尔图拉的承销情况相对较弱。

04

这是最糟糕的时刻

黎明前的黑暗

展望2020年,西澳大利亚锂精矿产量仍处于峰值,市场需求仍然疲软。因此,未来锂精矿的价格可能会继续下降至500美元/吨。

然而,从长远来看,3C电子和新能源汽车的持续爆炸是非常确定的。

根据我们的预测,在过去的三年中,预计2019/2020年锂市场的规模将达到310,700吨,年需求增量将达到38,560,000吨,这主要是由于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爆炸式增长。 然而,真正的疫情可能发生在2020年下半年左右。

值得一提的是,特斯拉中国工厂于10月25日登陆上海,给中国锂电池供应链企业带来了一些想象空

锂工业需求的重新定义

资料来源: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有限公司(Dr锂),根据国泰君安有色金属集团的最新计算,未来五年锂工业的复合增长率将保持在18-20%,到2028年,锂工业的市场规模将超过100万吨LCE。

换句话说,锂工业有望达到1000亿的市场规模,成功地从“小金属”转变为“超大金属”

生与死,像中国首都一样,我们都期待西澳大利亚锂矿的“生与死”。

新浪声明:这条新闻是从新浪合作媒体转载的。新浪网发布这篇文章是为了传递更多信息,但这并不意味着对其观点的认可或对其描述的确认。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投资者在此基础上运作,风险自负。

责任编辑:张付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