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改加速度:一大批央企国企项目集中推介

■本报杨仕省、北京记者报道

10月21日,云南城头发布公告显示,云南城头与广州金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金地”)和云南城头集团签署《合作框架协议》 根据《合作框架协议》,云南城头计划通过协议或依法公开转让的方式,将新江河达60%的股权及相应的债权、东莞房地产90%的股权及相应的债权、版纳房地产90%的股权及相应的债权、冠城改革公司90%的股权及相应的债权转让给广州金地

这是加速当地混合改善的另一个典型案例

事实上,进入第四季度后,中央企业的混合改革也开始加速。 10月18日,在SASAC产权管理局指导下,由北京产权交易所和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联合主办的“中央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项目特别推进会议”上,274个中央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项目亮相。计划引进2000多亿元社会资本。 其中,国家电力投资集团、中国宝武钢铁集团、中国航空空集团、中国电信集团、中国发展投资集团和中国铁路建设集团的6个代表性混合改革项目进行了现场路演。

中国国有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李进告诉记者《华夏时报》,今年是所有国有企业改革进入全面落地期的关键一年,在各项改革的全面推进下,混合改革明显加快。

混合校正加速进度

“到2020年,国有企业改革将取得突破性进展 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秘书长兼发言人彭华钢10月17日在国家新办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国有企业的一系列重大改革任务迄今已取得里程碑式的成果。

到目前为止,中央企业混合改革的数量已经达到70% 根据SASAC发布的统计数据,从2013年到2018年,中央企业的混合改革企业数量已经达到70% 在此期间,中央企业实施了3359项混合改革,引进非公资本9000多亿元,省、自治区、直辖市实施了5000多项混合改革,引进非公资本6000多亿元

其中,信息技术、新能源、新材料、节能环保、高端装备制造等战略性新兴产业项目104个,占38%,社会资本计划超过450亿元。本次推介会上,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电信、军工等7个重点领域共公布了30多个混合改革试点项目,计划引进社会资本300多亿元。

不仅如此,大量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包括腾讯、阿里巴巴、京东、联想、复星、吉利控股、国投基金、国投基金等。也积极参与混合改革的浪潮。

产权交易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9年9月,全国产权市场完成国有企业混合改革项目1823个,各类社会资本3883.2亿元。 其中,570家中央企业引进社会资本1414.8亿元。

李进在谈到中央企业改革的进展时表示,目前,试点改革已经分批推进,全面铺开。权力下放的政策已经到位,热度正在上升。大局是“分散化”、“包围圈扩大化”和“实现化”。国有企业的改革和发展被列为国有企业改革和发展的任务。国有企业的改革和发展是由国有企业的改革和发展推动的 目前,电力、铁路、石油、军事七大领域改革的结合得到大力推进,国有企业竞争领域改革的结合也在加快 ”李进说道

彭华钢在新闻发布会上还表示:“中央企业通过剥离企业基本完成了社会职能,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等一系列改革任务也取得了重大突破。” “

下一步是突出“改革”

”为了使混合改革发挥其有效作用,还必须进一步突出“改革”,如推动上市公司的进一步改革。 ”彭华钢说道 据披露,在下一步推进混合改革的过程中,要继续坚持以地方、行业、企业、自主、控制和参与为基础的政策,充分采用市场化的思路和方法推进混合改革。

今年1月至9月,各级中央企业新增混合所有制企业600多家。 “1月至9月的数据显示,这项工作今年根本没有完成。 彭华钢承认,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需要一个过程。 “从计划的制定到产权交易,到寻找投资者、交付和在工商登记中着陆,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这可能需要长达一年半的时间,有些可能需要长达三四年的时间 ”

谈到“混合改革”的进展,彭华钢说,目前无论是中央企业,还是SASAC的推广,还是地方国有企业,都是按照中央政府的要求积极稳步推进的。 此外,还需要进一步完善治理机制,特别是完善市场化管理机制,使企业更具活力,充分激发企业的内生动力

"目前,试点改革已经分批推进,正在全面展开。权力下放政策已经到位,热度持续上升。 李进指出,尽管许多国有控股上市公司进行了喜忧参半的改革,但其中一些效益不佳的公司也需要进一步处理。

国务院SASAC研究中心研究所周丽莎表示,为了在2020年国有企业改革中取得决定性成果,中央企业的混业经营已经进入加速阶段。 “这次中央企业混合改革项目特别推介会通过敲门招商,积极对接项目。 "

此外,据记者了解,各省也加大了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改革力度,积极开展试点,并在授权下放、组织结构、运营模式、运行机制等方面大胆尝试。 例如,上海推进了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和国有企业的联合改革,建立了直接监管、委托监管和监督相结合的管理体制,科学授权,明确责任界限,形成了国有资产监督管理的大格局。

责任编辑:刘万里SF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