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自由意志

2020-04-23    随笔日志    新闻列表

  昨天晚上,整理散存在书桌中的东西,在久未开启的那一格最底层,躺着过去的几本日记。当我将屉中的书信、杂物稍事整理之后,便开始翻拣那些一度尖封的记忆。在那一页页的纸张中,很少有叙事的文字,只是记录着那日那时的心中历程。崇尚理性与精神,使得我的文字少了几许烟火,空有些虚幻、乌托邦式的追求与梦想。

  而现在,当我再次面对那些文字以及它们背后或多或少的空白的时候,我的笔和思想该做何举措呢?曾经执拗得近乎顽石,可笑之余,亦觉得可敬。然今日非往昔,成熟的背后是必须舍却而又不愿放弃的东西,是不忍丧失的思想的自由与精神的独立。要想融入这个社会,就必须在这个由他人构成的世界中找寻一个精神的依托,由它来替代自己的思想,也必须将某事某物做为自己的终极目标去追求进而占有。但这样的依托与追求是否出于自己本真的意愿,是否顺乎自己的自由意志呢?

  绝对独立的个体是不存在的,那么,关于自由意志的讨论,也就无法强调它的绝对性。就个体来说,当他的意识与精神尚处于混沌状态的时候,也就是说,当他尚未觉察到他与所有的他者构成的环境之间所存在的巨大差异与那些割舍不断的联系的时候,也正是他的个人意志与精神世界尚未受到威胁与侵犯的时候,在这个意义上,他有着最大程度的独立与自由。但同时,他也无法对其他的任何个体构成任何影响。当他意识到这种影响力不存在,也就同时意味着认同危机的到来。在自我认同与社会认同的双重驱动下,他试图去发挥一切可能构成的影响,也就意识到必须对自身之外的一切有更深入的认知,以便于了解并掌握转身于其中的环境运作的一般法则及规律。然而,当他开始这一切,并有所收获的时候,才发现这原本是个泥淖,本想了解并驾驭它,熟料一纠缠上,就再难脱身!他试图与之发生更深入的联系,发挥可能的影响,但在这个过程中,他的意志却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阻碍,精神空间也受到了最大程度的外力的冲击。

  这似乎是一个悖论,却是必然。我们不可能无视外力的存在而去干预那个外在的世界,意识到这一点,是以一连串的失败为代价的。在这个时候,我们的价值取向给我们提供了两个方向,要么屈从于外力,将自己的同化为它的一部分,但这样可能会永久的失去自我;要么逃避游离于这个世界,走到这个外在世界的边缘,独自遨游于个体内在的世界。第一种选择造就了更为强大的“集体意志”,成为社团、阶层甚或集权国家的信仰与准则;而第二种选择则成就了僧侣、哲人、放荡不羁的艺术家及无政府主义者。纵然是逃避着外力的制约,规避着“集体意志”的压制,但两种意志的交锋却是难以避免的。“个人意志”因其非主流性难以与“集体意志”相抗衡,一直以其边缘性或反叛性在主流社团的有限范围内予以关注和讨论,却在更大的范围内缄默着。

  有趣的是,“个人意志”在当时当世的地位尴尬,却在时间的流逝中渐而潜入“集体意志”的巨大势力中,成为它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甚或主体。这是一个极具戏剧性的事实,当个体放弃了自己的影响和权力,却可能在将来的世界发挥出最大的影响力。这真是让人尴尬,当我们对自己做出最大程度的剥夺的时候,却会变得强大起来!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