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福建三明司法强制隔离戒毒所:1500公里的责任与关怀(822)

  清朗天空3天前我要分享清朗天空感受法治新生态

  

  8月29日,刚刚解除强制隔离戒毒的戒毒人员张小波(化名)在其父亲和西安市户县秦渡镇派出所民警、司法所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踏上了回家的列车,开启了自己新的人生……

  

  家庭变故

  年少无知的他染上毒瘾

  张小波是陕西省西安市户县秦渡镇人,今年27岁,原本应该努力奋斗、追求理想的年华,怎么就染上了毒瘾,成了人人避而远之的“瘾君子”呢?

  故事还得从他少年时期开始说起。据张小波回忆,在他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他跟着父亲生活。父亲为了生活常年在外打工,一年见不到几次面,更别说管教他了。

  13岁那年,张小波辍学。他来到村里河边自己叔叔办的沙场干活,从此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

  “那时候年纪小,不懂事,什么都学,抽烟喝酒,打架斗殴,争抢地盘,再后来也不懂什么时候就吸上毒品……”在跟民警的谈话中,张小波一五一十的道出了自己曾经的“小混混”生活。

  原来,张小波在这次被福建南平公安机关抓获强制隔离戒毒之前,短短的8年间,其在陕西老家就有4次的戒毒经历,其中被责令社区康复戒毒1次,强制隔离戒毒3次。

  逃避生活

  火车站吸毒难逃法网恢恢

  2017年5月14日,张小波背上行囊,准备踏上开往福建的列车,在等候的时间里,毒瘾发作,他最终还是没有控制住毒魔的诱惑,偷偷的在西安市火车站的卫生间里点燃了罪恶的“白烟”。当他飘飘欲仙的躺在列车上,幻想着到福建的美好生活时,殊不知,这一次他依然是逃不出恢恢法网。

  原来,张小波也开始不满自己现在的生活,在微信上聊了一个福建的女朋友后,决定来福建见面,甚至还打算在福建找个工作,改过自新。

  一路上,张小波都在用手机上网聊天,一时兴起又在江西下了车,去见了网友,并在当地玩了2天。5月17日,正当他开心的坐上开往福建的班车,在闽赣交界设卡的南平市公安民警早已等候多时。张小波经毒品尿检,结果呈阳性。

  南平市公安机关对其作出了强制隔离戒毒2年的决定,并于8月1日送福建省三明司法强制隔离戒毒所接受强制隔离戒毒。

  人文戒治

  顽固的“石头”被“融化”

  

  刚入所的那段时间,张小波的表现还算可以,基本上能够按照民警的要求,配合好戒毒治疗。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年少时期争强好斗的恶习慢慢的在他身上又显露了出来。他开始会跟其他戒毒人员争吵、推搡,甚至想要自伤自残来逃避戒治。民警按规定对他进行了惩罚,并开始关注他。

  自从被惩罚以后,张小波便破罐子破摔,有时候装起了可怜,有时候耍起了无赖。有一次,他找到民警,声称自己精神有问题,希望对自己的违规行为不予处理;还有一次,大队组织戒毒人员上课,他弯着腰,捂着肚子向民警告假,声称自己腹痛难忍,无法到教室参加上课。装出来的样子哪里能躲得过民警的“火眼金睛”,当班民警假装同意了他的诉求,叫他回去床上休息,他便一溜烟跑开,分明是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当然,这次又免不了民警的一顿教育。

  针对这些情况,大队进行了一次头脑风暴。大队长召集全体民警,逐一分析张小波的情况,统一管理措施和教育方向,加大了谈话谈心力度。每天一上班,当班民警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张小波谈话,每天睡前的最后一件事情,值班民警还是找张小波谈话。在日常生活中,民警也给予了更多的关心关注,快到过年的时候,三明的天气也越来越冷,看着很多戒毒人员的家人来探访,还寄钱买了过冬的衣服,张小波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一情况被默默关注他的民警看在眼里,大队民警便向所里帮他申请了困难补助,给他送上了一套过冬的毛衣。

  慢慢地,在民警的默默付出和教育感化下,张小波这颗顽固的石头也逐渐被“融化”了,他慢慢的变回到了刚入所的样子,开始服从民警的管理,配合民警开展戒毒治疗……

  千里接力

  浓浓亲情温暖新生之路

  

  一转眼,张小波就要解除强制隔离戒毒了,怎样保障他离开场所后保持操守成了摆在民警面前最为头疼的问题。

  根据《戒毒条例》规定,解除强制隔离戒毒的,强制隔离戒毒场所应当通知其家属、所在单位、其户籍所在地或者现居住地公安派出所将其领回。但是西安离三明1500多公里远,张小波的家人会来吗?不来怎么办?我们该联系谁?

  

  在分管副所长的部署安排下,科室、大队等多部门迅速行动起来,分工协作。为了把事情做好,三明所多管齐下,多层次发力,一方面与南平市公安机关、户县秦渡镇派出所民警、司法所等发函,派出民警到南平市公安局禁毒大队、梅山派出所协调解除相关事宜;另一方面,争取上级支持,函请省公安厅禁毒总队向陕西省公安厅禁毒总队发函。

  

  当第一次接通张小波父亲的电话时,其表示自己会接纳张小波,回去以后会多关心他,教育他,不让他再走上歧途。但是西安到三明路途遥远且家庭经济困难,恐怕无法来所接回。第一次沟通并没有实质性的结果。

  功夫不负有心人。民警并没有因此而放弃,一边与陕西省西安市户县公安局禁毒大队取得了联系,建议他们发动派出所、镇政府以及村委会的力量,做张小波父亲的思想工作,一边坚持给张小波父亲打电话,向其讲述了张小波吸毒的经历以及这两年在三明所接受戒毒治疗的进步和改变。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终于盼来了陕西省户县公安局禁毒大队的复函,他们将组团来接张小波回家。

  8月28日晚,2名西安市户县秦渡镇派出所民警、1名司法所工作人员陪同张小波的父亲抵达三明。

  

  8月29日上午,正式办理解除手续。张小波父亲一行早早的就来到三明所的门口,南平市梅山派出所的民警专程驱车赶来,当面交了张小波被决定强制隔离戒毒时的手机、身份证、钱包等随身物品。

  古人说,曲终人散最寂寞。可是在三明司法强制隔离戒毒所,民警们最不愿说的就是再见,他们用自己的智慧和汗水,帮助一个个戒毒人员戒除毒瘾,走向新生,不复再见。

  编辑:方琮 高奇

  收藏举报投诉

  清朗天空感受法治新生态

  

  8月29日,刚刚解除强制隔离戒毒的戒毒人员张小波(化名)在其父亲和西安市户县秦渡镇派出所民警、司法所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踏上了回家的列车,开启了自己新的人生……

  

  家庭变故

  年少无知的他染上毒瘾

  张小波是陕西省西安市户县秦渡镇人,今年27岁,原本应该努力奋斗、追求理想的年华,怎么就染上了毒瘾,成了人人避而远之的“瘾君子”呢?

  故事还得从他少年时期开始说起。据张小波回忆,在他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他跟着父亲生活。父亲为了生活常年在外打工,一年见不到几次面,更别说管教他了。

  13岁那年,张小波辍学。他来到村里河边自己叔叔办的沙场干活,从此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

  “那时候年纪小,不懂事,什么都学,抽烟喝酒,打架斗殴,争抢地盘,再后来也不懂什么时候就吸上毒品……”在跟民警的谈话中,张小波一五一十的道出了自己曾经的“小混混”生活。

  原来,张小波在这次被福建南平公安机关抓获强制隔离戒毒之前,短短的8年间,其在陕西老家就有4次的戒毒经历,其中被责令社区康复戒毒1次,强制隔离戒毒3次。

  逃避生活

  火车站吸毒难逃法网恢恢

  2017年5月14日,张小波背上行囊,准备踏上开往福建的列车,在等候的时间里,毒瘾发作,他最终还是没有控制住毒魔的诱惑,偷偷的在西安市火车站的卫生间里点燃了罪恶的“白烟”。当他飘飘欲仙的躺在列车上,幻想着到福建的美好生活时,殊不知,这一次他依然是逃不出恢恢法网。

  原来,张小波也开始不满自己现在的生活,在微信上聊了一个福建的女朋友后,决定来福建见面,甚至还打算在福建找个工作,改过自新。

  一路上,张小波都在用手机上网聊天,一时兴起又在江西下了车,去见了网友,并在当地玩了2天。5月17日,正当他开心的坐上开往福建的班车,在闽赣交界设卡的南平市公安民警早已等候多时。张小波经毒品尿检,结果呈阳性。

  南平市公安机关对其作出了强制隔离戒毒2年的决定,并于8月1日送福建省三明司法强制隔离戒毒所接受强制隔离戒毒。

  人文戒治

  顽固的“石头”被“融化”

  

  刚入所的那段时间,张小波的表现还算可以,基本上能够按照民警的要求,配合好戒毒治疗。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年少时期争强好斗的恶习慢慢的在他身上又显露了出来。他开始会跟其他戒毒人员争吵、推搡,甚至想要自伤自残来逃避戒治。民警按规定对他进行了惩罚,并开始关注他。

  自从被惩罚以后,张小波便破罐子破摔,有时候装起了可怜,有时候耍起了无赖。有一次,他找到民警,声称自己精神有问题,希望对自己的违规行为不予处理;还有一次,大队组织戒毒人员上课,他弯着腰,捂着肚子向民警告假,声称自己腹痛难忍,无法到教室参加上课。装出来的样子哪里能躲得过民警的“火眼金睛”,当班民警假装同意了他的诉求,叫他回去床上休息,他便一溜烟跑开,分明是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当然,这次又免不了民警的一顿教育。

  针对这些情况,大队进行了一次头脑风暴。大队长召集全体民警,逐一分析张小波的情况,统一管理措施和教育方向,加大了谈话谈心力度。每天一上班,当班民警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张小波谈话,每天睡前的最后一件事情,值班民警还是找张小波谈话。在日常生活中,民警也给予了更多的关心关注,快到过年的时候,三明的天气也越来越冷,看着很多戒毒人员的家人来探访,还寄钱买了过冬的衣服,张小波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一情况被默默关注他的民警看在眼里,大队民警便向所里帮他申请了困难补助,给他送上了一套过冬的毛衣。

  慢慢地,在民警的默默付出和教育感化下,张小波这颗顽固的石头也逐渐被“融化”了,他慢慢的变回到了刚入所的样子,开始服从民警的管理,配合民警开展戒毒治疗……

  千里接力

  浓浓亲情温暖新生之路

  

  一转眼,张小波就要解除强制隔离戒毒了,怎样保障他离开场所后保持操守成了摆在民警面前最为头疼的问题。

  根据《戒毒条例》规定,解除强制隔离戒毒的,强制隔离戒毒场所应当通知其家属、所在单位、其户籍所在地或者现居住地公安派出所将其领回。但是西安离三明1500多公里远,张小波的家人会来吗?不来怎么办?我们该联系谁?

  

  在分管副所长的部署安排下,科室、大队等多部门迅速行动起来,分工协作。为了把事情做好,三明所多管齐下,多层次发力,一方面与南平市公安机关、户县秦渡镇派出所民警、司法所等发函,派出民警到南平市公安局禁毒大队、梅山派出所协调解除相关事宜;另一方面,争取上级支持,函请省公安厅禁毒总队向陕西省公安厅禁毒总队发函。

  

  当第一次接通张小波父亲的电话时,其表示自己会接纳张小波,回去以后会多关心他,教育他,不让他再走上歧途。但是西安到三明路途遥远且家庭经济困难,恐怕无法来所接回。第一次沟通并没有实质性的结果。

  功夫不负有心人。民警并没有因此而放弃,一边与陕西省西安市户县公安局禁毒大队取得了联系,建议他们发动派出所、镇政府以及村委会的力量,做张小波父亲的思想工作,一边坚持给张小波父亲打电话,向其讲述了张小波吸毒的经历以及这两年在三明所接受戒毒治疗的进步和改变。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终于盼来了陕西省户县公安局禁毒大队的复函,他们将组团来接张小波回家。

  8月28日晚,2名西安市户县秦渡镇派出所民警、1名司法所工作人员陪同张小波的父亲抵达三明。

  

  8月29日上午,正式办理解除手续。张小波父亲一行早早的就来到三明所的门口,南平市梅山派出所的民警专程驱车赶来,当面交了张小波被决定强制隔离戒毒时的手机、身份证、钱包等随身物品。

  古人说,曲终人散最寂寞。可是在三明司法强制隔离戒毒所,民警们最不愿说的就是再见,他们用自己的智慧和汗水,帮助一个个戒毒人员戒除毒瘾,走向新生,不复再见。

  编辑:方琮 高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