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庆与俞渝决裂背后:伤害最深的那根刺和创业夫妻店的宿命

?

原标题:李国庆和于瑜分手的背后:创业夫妇商店最深的伤痕和命运

企业家夫妇于瑜和李国庆回到了公众的视线。

10月23日晚,在当当网北京当当网(原当当网CEO,联合创始人李国庆的微信朋友圈)上,10月19日发表了“响应杯赛,促进自己的创业项目在这篇文章中,李国庆的妻子余伟是当当网的联合创始人。他很少发出长篇大论的回应,称李国庆“不说实话,讲故事”。九点假,一分是真的,声音很热。”,“雍正王朝”,“踢管理层”,“被骗股份”,逼迫宫殿,赶走副总统.到“强迫宫殿”的一半东西,你在撒谎。”

这也是当当网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于瑜,在这一轮李国庆离开当当杯之前,直到杯赛倒下,这是第一次在社交媒体上,这一事件做出了如此激烈而长久的回应。

经过多年的“双重老板”领导结构,当当网的员工对于这波升级浪潮的创始人似乎是“无奈的”。

10月24日上午,当当网正式发布微博“这家店没有狗血,只有这本书是香的”,据怀疑对此事件作出了回应。

当当网成立于1999年11月,由于瑜和李国庆共同创立。 2010年12月,当当网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高峰时的市值接近30亿美元。 2016年9月,当当网完成私有化退市时,退市的市值仅为5.36亿美元(约合33.6亿元人民币)。当时,外界猜测当当可能会重返A股市场。 2018年,当当网以75亿元的价格出售了其海航交易并最终搁浅。

有分析认为,李国庆与于瑜之间矛盾的升级再次暴露了企业家“夫妻店”模式的问题。经过20年的创业风风雨雨,两者之间的关系已完全破裂。

根据李国庆在个人微博上的帖子,他于7月底向法院提出了申诉,于瑜离婚了。 10月17日,双方从法院收到了离婚传单,但于瑜由于感情不破裂而不同意离婚。

业内有些人认为“母婴店”有太多利益和纠纷。很难说清楚,也不容易分开,因为其中有很多利益。

可以确认的是,10月24日中午,李国庆在微博上发表声明,于雨目前要求他接受和平离婚的25%股份。 “我不同意,我要求拆分。拆分之后,管理公司尊重所有股东的决议。”

于瑜的反击

在局外人眼中,李国庆与于瑜之间的矛盾激然升级。

10月23日晚,在10月19日李国庆的朋友圈发表的文章中,于瑜很少发表长篇评论,并全面审查了李国庆,并说李国庆“除了'强迫宫'事情的一半,每一件你都是在撒谎。”

于瑜对这种“火力”的报道非常广泛:指责李国庆不是家中的网,而是“从家中拿走1.3亿现金”。看到《雍正王朝》“强迫宫殿”的桥梁“是在20年前”。有一些威胁要“震惊季度报告”,不要照顾家人,甚至在私人生活中造成混乱,等等。

“你绑架了我二十年,我受够了。”于瑜在长篇评论中写道。

对于于瑜的指控,李国庆在10月24日清晨发布了一份文件,“于瑜对自己的私生活含糊不清,我只想在这里回应一句话:等待律师的来信。”李国庆说:“现在,我们的婚姻即将结束,请不要纠缠和扼杀我的家人和谣言,以破坏我的私生活,更不要说区政府干预司法部门了。我相信法院将做出公正的判决。 “

“门很不幸,顾客没有受到阻碍,当当更好。”于瑜在朋友圈中发了短信,总结了冲突。

这次反眼事件的起点可能是从2019年2月开始,当时李国庆宣布离开当当。从那时起,李国庆在很多场合都没有对当当网的一些内幕故事以及于与余之间的矛盾发誓。

最近,当李国庆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谈到了“强迫宫殿”事件。李国庆说:“我不能原谅我的妻子。因为她是我的妻子,所以你有办法。这是为什么?”主人问。感觉像刺吗?”李国庆回答说“一点也不刺”,当场摔倒,引起了广泛关注。

根据李国庆的讲话,他在离开当当和杯赛的途中,于今年7月底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与于成离婚。

所有这些都为10月23日晚上冲突升级奠定了基础。

李国庆心中的刺

在外界看来,李国庆与于瑜之间冲突升级的背景之一应该是股权纠纷。这也应该是李国庆心中的“一刺”。

10月23日,李国庆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条消息:“这些年来,我一直在与您一起玩金融游戏,但是如果您想延迟时间和转让普通资产,我将永远不会放弃。 ”过去几年,您已剥夺了海外公司的股权。这次国内公司的股权,让我们面对它!现在,这还不够。”

李国庆不止一次告诉自己,他正处于当当股份的“稀释”过程中。

当当网于2010年上市时,李国庆的持股比例为38.9%,于昊的持股比例仅为4.9%。目前,天岳朝的数据显示,余雨在当当网的持股比例为64.2%,李国庆的持股比例为27.51%。

据海科财经报道,李国庆在接受采访时说,当当网被私有化时,于瑜提议两方持有一半股份,李国庆表示同意。当当网被除名时,于瑜还提议由一个人将其一半股份拿给儿子,李国庆也同意。后来,由于他的儿子是美国公民,当当网和海航谈论收购事宜时就没有外国股东。当时,这部分股权以Yu Yu的名字命名。

在李国庆的叙述中,在这一系列股权交付过程中,他脱离了“信任”,“余瑜签署了什么,我签署了什么,我没有看到。”“我忘记了这是一个改变在2018年1月,人们强迫我交出权力,交出新业务,抚养我,少数股东的管理层也与她交谈,站在一起,签字并画图。 ”李国庆后来将其概括为“强迫宫殿”。

但是,于浩不同意这一说法。

10月24日,当当网相关人员告诉记者,“李国庆被踢出管理层”没有发生。 2014年夏天,李国庆和余瑜达成共识,余瑜接任了当当网。李国庆与副总统多次交谈,并表达了他的50岁生日。

此外,于瑜表示,不存在被欺诈股票的情况。李国庆和于瑜三年前进行了股权分割。 2016年8月至2016年9月,于浩,李国庆和儿子签署了文件,分别为56%,24%和20%。讨论和文件签署持续了几个月。律师,国庆日,余瑜以及公司管理层参加了很多人。没有“欺诈”情况。

无论双方如何看待过去,股权争端都成为双方的难题。

10月24日中午,李国庆直截了当地发了一条微博:“目前,于瑜要求我接受和平离婚的25%股份。我拒绝同意。我要求分拆。于瑜没有毫不犹豫地违反法律,破坏道德底线。”私生活,她没有生病,我希望能影响公众舆论,并给法院施加压力,要求将财产分割为离婚。请等待法院判决。”

夫妻店的命运?

很难覆盖水。在许多人看来,李国庆与于瑜之间的矛盾是“母婴店”的错。可以看出,李国庆和于瑜也认识到这一点。

当当网成立于1999年11月,由于瑜和李国庆共同创立。 2010年12月,当当网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完全基于在线业务并在美国上市的B2C在线商店。 2016年9月,当当网完成私有化退市时,退市的市值仅为5.36亿美元(约合33.6亿元人民币)。

经过十年的创业,当当拥有无限的风光,B2C电子商务的领导者,被称为“中国亚马逊”,销售额仅次于淘宝。但是,在上市后发展中,当当网在图书电子商务领域的绝对优势并未及时传播到更多领域。随着京东等B2C电子商务公司的崛起,当当网的地位开始面临挑战。

当然,从内部管理的角度来看,随着当当网的发展,这对夫妻店的“双头”架构开始引起越来越多的问题。

当当网的老员工曾说过,李国庆和于瑜不同意时,做以下事情的人不知道该听谁的话。随着两者之间关系的恶化,对当当网业务的负面影响也在加剧。

例如,在2018年当当网以75亿元人民币出售海航的案例中,李国庆表示强烈反对。

李国庆曾公开表示:“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必须终止夫妻的管理。”于瑜在接受《财新周刊》的采访时还说,回头看,夫妻伴侣绝对不是很好的商业模式。人与人一起工作,不能客观地对待对方,情绪化的眼泪,会使进步的速度打折扣。

幸运的是,当当网仍然可以保持一定的增长。

2015年实现销售收入93亿元,营业利润9100万元。 2018年实现销售收入116亿元,营业利润4.7亿元;

2019年,营业利润预计为6.1亿元。

对于当当,李国庆,于瑜和他的妻子而言,为解决这一争端,各方可能都有机会重生。

(编辑器:DF134)

全州第四轮禁毒人民战争推进会召开